第八十一篇故事眼睛系列3叔叔

旺旺6天前睡前故事1

第八十一篇故事眼睛系列3叔叔

三叔[哼哼& hellip& hellip][啊- ]

小李到达这个小镇时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。这不是一个热闹的城镇,但现在它甚至是黑暗和寂静的。小李根据信中的地址寻找他叔叔的家。他已经很多年没回来了。他很长时间没有主动联系这位叔叔了。确切地说,小李讨厌这个人。叔叔有很多钱,但是他很古怪,把他的财产和他的生活一样好。他最常见的说法是:你不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。没有人愿意给他一个理由。不久前,他的小儿子,Ayao,因为受不了他的坏脾气,生气地离开了家,没有说再见。就连小李也逃脱不了他多年的折磨。偶尔,叔叔会给小李发一封疯狂的信,告诉小李永远不要考虑他的财产。小李上一次收到这样一封信是在两个月前,当时叔叔身患绝症,生命不长。除了那些荒谬的警告之外,这封信充满了不相关的疯狂的话。最后,三天前叔叔去世了。小李本来不想参加他的葬礼,但想到他死去的父亲,小李踏上了开往小镇的巴士,啊& hellip& hellip让我们为我父亲去旅行吧。毕竟,他是我父亲的哥哥。

当小李沿着信中指示的路线拐过一条小街时,他突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人匆忙地走着。这个人的头发很长,他的动作看起来很奇怪,好像他在胳膊里藏着什么东西,并且在探头探脑地向前移动。小李想仔细看看那个人,但他刚刚加快了脚步,那个人的速度& hellip& hellip也只是快起来而已!然而,小李恢复了他原来的速度,但就在小李放慢速度的时候,那个人的速度又慢了下来。看起来小李在背后故意生气。小李不再关心那个人了。他只是在找他叔叔的家。当他在路边看到一家名为全荃百货商店的商店时,他确认他叔叔的房子离他不远。小李停下来辨认方向,但就在这时,让小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他看到了他面前的那个人,也几乎同时停下来陪着自己,小李试探性地向前走了几步,而那个人也同时跟小李走了几步!当小李停下来的时候,那个人也停下来了。小李突然加快了脚步。没想到,这个人的步伐也陡然加快。小李的速度越来越快,那个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小李干脆跑了,天啊!!那个人也在跑!然而,只走了几步后,小李突然停住了。他的眼睛无意中越过了前面路上的一栋建筑。真奇怪,在一条街上,两个百货商店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开门营业。小李把眼睛转向那个人。但是这一次,这个人没有停下来,而是仍然快速向前跑& hellip& hellip

小李的头脑非常混乱,他拍了拍脑袋,低下头去思考一切。但是就在这时,查利突然在地上看到了,在他的影子旁边& hellip& hellip还有另一个影子!!!啊——小家伙猛地回过头来& hellip& hellip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小李的脑袋!小李尽力闪到一边,然后他迅速伸出一只手,抓住对方的头发!!对方拼命挣扎,困惑地向小李挥舞着匕首。当小李松开手的时候,那个人没有回头就跑了。& hellip小李站在同一个地方。震惊使他茫然不知所措。他仍然抓着那个人的头发。& hellip突然!小李张开手掌,看着长发,打着招呼。& hellip天哪!小离突然想起,刚才在总也抓不到的人面前,也是一头长发,小离颤抖着抱起胸口,藏在怀里的那个人不应该是捅向他的匕首吧?!!小李把眼睛指向前面的路。百货商店在哪里?这显然是几个低矮的平房-&hellip。& hellip天哪!小李突然意识到刚才& hellip& hellip我看到我身后了!!!!

这座小小的外国建筑看上去已经陈旧腐朽,但从它永不逊色的气势上,人们仍然可以看到主人当年的杰出成就。在一楼大厅墙的中央挂着一幅用白酒装饰的肖像。肖像前面的桌子上铺着白色桌布,上面排列着各种供品,如水果和蛋糕。显然,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灵堂。这座建筑看起来像是在0+上摇摆,在0+的大房间里只有一男一女静静地站在肖像前。门开了,小李出现在门口。这两个人转过身来。然后他们惊奇地向小李打招呼:(女)小李?你真的来了,太好了!我们真的很担心你太忙了,不能最后一次见你叔叔& hellip& hellip(男)是的,小李哥哥,你能来真是太好了。我们也想你& hellip& hellip(女人)是的,我们& hellip& hellip他们的争吵同时停止了。他们看见那个小家伙站在他们面前的门口。他的眼睛模糊不清,眉毛微微向上翘,变成了一个小心结。(男)小李哥哥,你好!你怎么了?(女人)是的,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吗?& hellip小李举手阻止他们的询问。他慢慢地把脸垂到一边,然后& hellip& hellip我很快又抬起头来,我& hellip& hellip我似乎是& hellip& hellip我忘了一件事。你忘了什么?小李转过眼睛,环视了一下房间&嗨!& hellip这是我叔叔的家,不是吗?(女人)是的,小李哥哥,你好。& hellip是的,我想我一直在找这个地方,然后& hellip& hellip然后呢?似乎有一个人一直在追我。我和他说话了!!& hellip& hellip我没有和他说话,我似乎是& hellip& hellip我好像拔掉了他的头发,然后就跑了& hellip& hellip不要。!我没有跑。那个人跑了。我呢?& hellip& hellip是的,我上了公共汽车,是的& hellip& hellip啊,不,不,不& hellip我& hellip& hellip我先上车的!我只见过那个人!然后我来到这里!不,不,不,不,我先来这里,然后上了公共汽车,然后遇到了那个人,那是不对的& hellip& hellip哦,我& hellip& hellip我似乎是& hellip& hellip(女)小李哥哥,你好!& hellip你还好吗?啊?这是我叔叔的房子?那你就是他的孙子姚?什么?我是你的妹夫肖伟& hellip& hellip再说,姚也不是你叔叔的孙子!他是你叔叔的儿子,唉,小弟弟李,你& hellip你到底怎么了?小李,我是你表妹阿芬,你记得吗?我很累,我想& hellip& hellip睡一会儿。阿芬,带他去二楼阿尧旁边的客房休息。来吧,小李,我带你上去。很好。& hellip等一下,叔叔& hellip& hellip他为什么不来见我?

!!!!!!!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,所有的房间都关了灯,从卧室飘出来的深呼吸搅动了这栋小楼里的黑暗气体。然而,不知不觉中,另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在小楼里响起& hellip& hellip(折叠-挂接-折叠-& hellip;& hellip罗愣了& hellip& hellip当-啊-啊-

阿芬和肖伟同时从睡梦中睁开眼睛。卧室的灯亮着,书房的灯亮着,厨房、卫生间和储藏室的灯亮着。阿芬和肖伟疯狂地推开每一扇门,寻找声音的来源。当他们推开房间的门时,他们愣住了& hellip& hellip(灯亮着~ ~)房间里没有人。啊-这是灵堂!阿芬和肖伟像个傻瓜一样转过身来。他们冲出房间,跑向楼梯。然而,当他们到达楼梯的一半时,他们的脚步停止了& hellip& hellip月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照进房间。在昏暗的月光下,有一个人躺在地上,看不到他在做什么& hellip& hellip阿芬和肖伟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。他们慢慢走下楼梯。肖伟示意阿芬开灯。然后他一步一步走向那个身影。阿芬也转过身去看那个人,并向电灯开关走去。就在她把手指放在开关上的时候,她和肖伟看到了那个身影,抬起头& hellip& hellip

(开灯~ ~)(男,女)喝——啊——那个& hellip地上的那个人是小李吗?!小李蜷缩在地上,双手和脸上全是血!!他嘴里塞满了东西!!他在那里& hellip嚼着嚼着,整个大厅一片混乱,椅子被拉了下来!画像在地上被打碎了!祭坛也被推倒了!牺牲和破碎的盘子洒了一地!小李嚼的是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祭品!!还有一些祭品和盘子碎片紧紧地握在小李手里,鲜血从小李的手指间汩汩流出& hellip& hellip

小李哥哥,你在干什么?你在做什么?!!小李,你怎么了?!你怎么啦?你怎么啦?我好久没吃东西了& hellip& hellip那也不能抢我的食物吃!!!走开。我讨厌你!别碰我最好的东西!!你付钱给我!!!我来这里是为了我父亲。哼!提起你父亲是没有用的!你不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!!!哈哈哈哈哈哈!!!!天哪!从小从嘴里竟然发出了两种声音!!那种感觉显然是& hellip& hellip死去的叔叔!

太阳撬开了小李的眼睛。小李举起手挡住光线,这时阿芬焦虑的脸出现在小李模糊的视线里。你醒了吗?令人眼花缭乱& hellip& hellip哦,对不起。阿芬连忙又站起来,去拉窗帘。这时,小李把眼睛转向他的胳膊,胳膊上盖着白纱。小李,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?非常好& hellip& hellip我的手怎么了,凯茜?啊?你认识我吗?那个& hellip你还记得吗?我& hellip我似乎断断续续地做了一个梦。我只知道我叔叔去世了。我从家里来参加葬礼,但是-& hellip;& hellip但是很多事情都无法回忆起来。叔叔的葬礼举行了吗?呃?我的手怎么了?不,没关系。发生了一起事故。我已经为你修好了。在你康复之前不要再提这件事。呃&hellip。& hellip谢天谢地,我好着急。谢谢你,凯茜。呃&hellip。& hellip有个妹妹真好。姚很幸运能像他妈妈一样照顾他的弟弟。我还记得我们年轻的时候,当我来到你家的时候,我看见你牵着姚的小手,领着他去玩。我真的很羡慕。(女)啊& hellip& hellip可惜姚的脾气太倔了。他和父亲吵架后离开了。这么长时间,他甚至没有一个电话。爸爸的脾气不好,但他已经身患绝症,姚怎么会和他一般见识?现在我父亲走了,我想告诉他我找不到任何人。呃&hellip。& hellip不要责怪他。啊?姐夫在哪里?哦,他去了南方市,邀请了一些人参加爸爸的葬礼。爸爸的许多老朋友住在城市南边的别墅区。爸爸的脾气你知道,如果你不去请,人家就不会来了。但是我,我真的不想让爸爸走得太冷清& hellip& hellip叔叔的葬礼什么时候举行?(女人)明天。你姐夫和我已经考虑过了。你不应该参加你叔叔的葬礼。你来的时候,爸爸会很高兴的。不,凯茜。我想我还是得去参加。不,小李,听我说。你不知道你的健康有多糟糕& hellip& hellip但是凯西,如果我不参加,我会对你叔叔,我死去的父亲,以及你好难过。& hellip[(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,交织在一起)(女)但是我对你的身体负责,而且,没有人会责怪你。死人死了,但活人& hellip& hellip(小李)你看,我现在身体没什么问题。我考虑了一下& hellip& hellip凯茜,现在这房子里还有其他人吗?(女性)不& hellip& hellip否-& hellip;& hellip小李和阿芬的谈话被打断了,隔壁房间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。凯茜,那是& hellip& hellip什么房子?(女)是& hellip& hellip姚住在这里。哦?姚回来了?如何& hellip& hellip为什么这么吵?小离颤抖着下床,他和芬恩一前一后颤抖着走出房间,来到隔壁房间的门口。小李把手放在门把手上,然后慢慢推开门& hellip& hellip肖伟在房间中央喘着粗气!房间很乱。几乎一切都被证明了。几把椅子摆放得乱七八糟。肖伟浑身湿透,水滴几乎不停地从他的发梢落到地上。姐夫?你& hellip& hellip你在做什么?我在找东西。哦,我刚回来,当我听到你聊天的时候没有打扰你& hellip& hellip你怎么了?如何从上到下& hellip& hellip(男)哦,北郊下着大雨,把我淋透了。(女人)不要急着洗澡& hellip& hellip等等,凯茜!北郊?你刚才不是说你姐夫去程楠邀请人了吗?哦& hellip哦&hellip。哦,是的,我去了南方城市,但是在我完成我的工作之后,我& hellip我突然想到我父亲仍然和他在北郊的工厂有关系,所以我去了那里。我没想到& hellip& hellip姐夫,你在找什么?(女人)哦,爸爸走的时候,他特别叮嘱我们一定要带着姚的一件衣服上路。这是姚平时最喜欢穿的一件。肖伟,你在找那件衣服吗?是的,昨天那件衣服还挂在衣柜里。为什么为什么不见了?哦?& hellip& hellip小李皱起了眉头。我离开时穿着那件衣服& hellip& hellip(男,女)啊?/p>。

六月。。。&和;但是这是什么呢?nbsp。哈哈哈-你在找老人留给我的财产清单吗?哈哈哈-啊!小李慢慢转过身& hellip& hellip僵硬的肖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。凳子的两条断腿仍然紧紧地握在他手里。!小李的手放在他旁边另一把椅子的靠背上。他拖着椅子,慢慢向肖伟走去-&hellip。& hellip(马镫-马镫-马镫)-)肖伟的脚步僵硬地后退。他的眼睛和正在接近的小距离机器的眼睛显示出无限的惊愕。然而,他只退了几步。在他身后,已经有一堵冰冷的墙。肖伟停下了。他几乎麻木了,靠在墙上。他的呼吸几乎被冻结了,(呵呵& hellip& hellip哼&hellip。& hellip)姐姐-丈夫-啊-!!!(女)啊-喵喵-& hellip;& hellip椅子撞到了肖伟的头,(当——当——当)——肖伟倒在血泊中,呜呜呜& hellip& hellip阿芬哭着倒在房间中央。小李走了过去。他蹲在阿芬身边。他抬起阿芬的脸,轻轻地擦了擦阿芬的眼泪。姐姐& hellip& hellip为什么要杀人?(女人)你& hellip& hellip你是姚吗?& hellip& hellip回答我& hellip& hellip你为什么要杀你哥哥?& hellip& hellip(女性)& hellip& hellip都是我的错,姚&你好;& hellip姚& hellip& hellip姐姐对不起你,姐姐该死,姐姐鬼迷心窍-& hellip;& hellip这是肖伟的主意,他说& hellip& hellip他说你爱钱就像爱你的生活一样。他死了。所有的钱必须留给你,而不是我,我的女儿。我们已经照顾他这么多年了,最后是a 空& hellip;& hellip他说吻你弟弟是没用的。你将来会像你父亲一样。所有的钱都会在你手里。我们将永远等着瞧。他说你父亲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。只要你父亲还活着,我们就杀了你。那是最好的方法-&hellip。& hellip否则,就没有机会了& hellip& hellip呜呜呜-& hellip;& hellip我们家每个人都认为钱如此重要吗?& hellip& hellip家庭纽带毫无价值& hellip& hellip(女)Ayo & hellip& hellip姐姐对不起你& hellip& hellip姐姐,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吗?你牵着我的小手,每天带我去玩& hellip& hellip(女人)停止说话& hellip& hellip别说姚了!该死的妹妹,该死的妹妹-& hellip;& hellip现在不要请求你的原谅,你可以用任何你想要的方式惩罚你的妹妹& hellip& hellip姐姐对不起你& hellip& hellip呜呜呜-& hellip;& hellip带着你的小魏去找法律-& hellip;& hellip

小李坐在公共汽车的靠窗座位上。公共汽车的引擎已经在响了。他正要离开这个城镇。昨天举行了叔叔和姚的葬礼。看着窗户和家人,一群群的人说再见。小李的心情并不轻松。小李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封信。两个月前叔叔寄给他的信,他认为是一个疯子写的信!!

[:你好,小李,我亲爱的侄子:首先,我想告诉你,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。虽然你是我哥哥的儿子,但你不应该指望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。但是我现在就要死了。我想我们可以谈谈一些条件,你知道吗?我的儿子Ayao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不辞而别。他死了,被他的妹妹阿芬杀死了。有一天,我看见阿芬把一种奇怪的药物泡沫放进杯子里。这根本不是我的良药。此外,她很狡猾。我一见到她,这种药肯定有问题。我非常害怕。我知道他们有时讨厌我,但当我躺在床上时,我无法抗拒。我只活了下来。然而,阿芬没有给我带药。她拿出杯子。但是第二天,阿非和肖伟对我说,姚受不了我,就离开了家。他们没有阻止他。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因为前几天,我刚刚和姚进行了一次私人谈话。我答应把所有的钱留给他。他非常开心。他不能那样做。你知道,姚是孤僻的。他总是一个人。没有人会为他追究这件事。他们只需要欺骗我,我不敢深究。我担心他们会一起杀了我。我想一想,只有你能做到,我正在偷偷给你写这封信,明天我会偷偷把它交给来我家看我的工人,让他把它送给你。我希望你能来我家看看这件事。你已经很多年没来我家了。地址在这张纸的后面。如果你能找出这件事的真相,那么我所有的钱都将属于你。我的财产清单在Ayao房间写字台下面的地板上。如果我已经死了,那么这封信可以成为我的遗嘱。此外,你无法想象我是如何看到阿芬把药放进杯子的。阿芬当时站在我身后,但我看见了。我看得很清楚。我甚至看到她紧张地回头看着我。那时她的脸在我眼前晃来晃去。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?有时候,我的眼睛能看到身后。每当坏事发生时,我都能看见。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能力,我们家很早就有了。没人能确定发生了什么。它代代相传。有些人有这种能力,在某个年龄,这种能力会毫无预兆地出现。但是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过,你父亲也没有。因为如果有的话,他肯定会向我提起的。然而,我有这种能力,但我从未告诉任何人,我只需要照顾任何人,防止他们有一天陷害我。我不知道这种能力是否出现在你身上。嗯,我希望你能来,你叔叔。

这就是那封信,在去叔叔家的路上,小李突然明白了信的内容并不是不相干的疯狂,所以他再次确认了此行的目的,虽然他不喜欢这次的表演。

汽车在路上疾驶,风从窗户吹进来,吹在信纸上发出嘎嘎声。小李把纸折好,塞回信封里。他知道这不是一张普通的信纸,而是一张大额支票。哼,所有的钱,官方都会,看他的鬼。小李酒吧的信被撕成碎片,然后他转向窗户,摊开手让纸片随风飘走。但是接着,小李突然发现了!!!!车窗外的所有景色都在向前移动。他迅速把脸转向汽车。他看见了& hellip& hellip他前面没有司机,因为他正看着车内最后一排座位& hellip& hellip

好吧,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眼睛系列的叔叔。

相关文章

一只不听话的猫

这一天,董事会主席和Xi先生讨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:稳定家庭最重要的是什么?Xi先生说:德国可以和平共处。对一个家庭来说,金钱是经济的支柱,住房是家,孩子是情感纽带,但最重要的是道德。夫妻双方的道德修养...

奇怪的11号楼

奇怪的11号楼十一个建筑坐落在吴的东门。它们是我们学校最古老的宿舍楼。传说前者是一所健康学校。后来发生的事情被转移到附近的一所大学,用作男生宿舍。关于这个地方一直有许多神秘的传说。据说,不管外面白天有...

大汉臣民

时间:2012年9月11日作者:管理员点击:时间 王贵庄上有一个叫皮尔的流氓,整天游手好闲,不务正业。有一天,他去马大脚的同一个村子偷了一只白发苍苍的鸡来宰杀和吃肉。不用思索,这只鸡就是马大脚的儿子从...

所以父亲

时间:2013年5月10日作者:管理员点击:时间 老张曼已经进入老年。他仍然可以在大碗中吃肉和喝酒,而听不见也看不见。一阵风使得不可能看到一个八十多岁的人。自从他妻子死后,他一直独自生活,三口饱,一口...

懒人赚钱的梦想

时间:2014-08-02作者:未知2点击:次 从前,有一个叫阿威的懒汉,他整天游手好闲,村民们都嘲笑他。如果你问他有多懒?在农村有很多关于他的典故,其中只有一个就是看懒豹:一天晚上,一个小偷闯进房子...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